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專家庫

文化產業促進法的重大意義與解決的基本問題

時間:2019-09-17 來源:中國旅游報 作者:賈旭東

文化產業促進法最為重大的意義,就是將近20年來國家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經驗和有效模式上升為法律,用法律的形式予以確定。

6月28日至7月28日,文化和旅游部公布《文化產業促進法(草案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草案”),標志著文化產業促進法立法進程邁出了實質性的一步。目前,相關立法工作正在進入新的階段。

一、文化產業促進法的重大意義

顧名思義,文化產業促進法,宣示了國家對文化產業的重視程度,表明了國家對文化產業價值的高度認可,是國家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方式的重大轉變。將文化產業發展納入法治化軌道,為文化產業發展創造良好的法律、政策和社會環境,為政府促進文化產業發展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文化產業促進法具有多方面重大意義。通讀草案,感受最深的,或者說,文化產業促進法最為重大的意義,就是將近20年來國家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經驗和有效模式上升為法律,用法律的形式予以確定。

在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思路選擇上,國際上主要有兩種典型模式:一種是以美國為典型代表的“無為”模式,政府不介入文化產業發展的具體事務,反映在文化產業政策類型上,是民間主導和產業政策(強調經濟效益)中心型。一種是以法國、韓國和日本為典型代表的“有為”模式,即政府主導模式。但是,反映在文化產業政策類型上又有不同。法國是政府主導的文化政策(強調社會效益)中心型,韓國是政府主導的產業政策中心型。日本的文化產業政策并不是一個獨立的類型,而是介于法國和韓國中間,但偏向于產業政策中心型。

我國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經驗和有效模式是政府主導,在文化產業政策類型上的鮮明特征,是政府主導的“二元偏向型”結構:堅持文化政策和產業政策雙重取向,更偏重文化政策。我國政府主導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基本經驗和有效模式,集中反映在草案將行之有效的文化產業政策轉化為法律制度和法律規定;“二元偏向型”的文化產業政策結構,集中反映在草案關于文化產業發展方向的規定,以及堅持社會效益優先、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相統一的相關制度設計與制度安排。由此可以看出,有關部門很好地完成了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的關于文化產業促進法立法任務。文化產業促進法將為我國文化產業高度質量發展,亦即健康、快速和可持續發展,奠定堅實的法律制度基礎和法律保障。

二、文化產業促進法解決的三個基本問題

草案堅持問題導向,體現了有限目標,9章75條集中解決了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三個基本問題。

(一)誰來促進的問題

誰來促進的問題,是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主體問題。草案試圖在充分發揮市場機制作用的基礎上,構建我國文化產業發展的政府引導、多元參與的合力促進體制。這一促進體制主要由三方面構成:一是明確指出了促進主體,二是清晰界定了各促進主體的職責,三是明確規定了各促進主體間的關系。所謂合力促進體制,指的就是各個不同的促進主體立足于各自職責,加強相互間溝通和協調,密切配合和合作的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體制。這一體制的基礎,是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是市場機制基礎上每一個促進主體切實履行自己的職責;這一體制的關鍵,是不同促進主體間應加強溝通和協調;這一體制的核心,是不同促進主體間密切配合與合作。

政府主管部門,從事文化產業活動的公民、法人和非法人組織,文化產業發展各相關主體都是文化產業的促進主體。在此基礎上,草案重點指出了政府主管部門、文化企業、行業協會三類促進主體。

草案總則第六條明確規定了政府部門的職責,包括國務院文化產業相關主管部門和國家文化產業相關主管部門,以及國務院其他有關部門的職責,也包括地方文化產業相關主管部門和其他部門的職責。草案總則第七條明確規定了行業組織的職責。草案總則第十條、第十一條,第三章第二十九條,第四章第四十二條,明確規定了文化企業的職責,核心是合法經營、內容合法、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和誠信經營。

草案總則規定了在促進文化產業發展中各政府部門間的關系,以及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間的關系。國家制定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專項規劃,中央政府文化產業相關主管部門和國務院其他有關部門在履行各自促進職責的基礎上,加強政策溝通協調,密切配合與合作。雖然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但實際上中央政府對地方政府的文化產業促進行為提供綜合指導、協調和服務,地方政府可以結合本地實際,突出本地文化特色,創造性地執行國家文化產業發展政策,推動地方特色文化產業發展。關于政府與文化企業的關系,草案第二章第十二條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創作自由;第三章第二十七條明確規定,國家尊重各類文化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和自主經營權,保障其合法權益,營造公平競爭的發展環境。關于政府與行業組織的關系,總則第七條明確規定,國家鼓勵和支持文化產業行業組織建設,指導設立文化產業全國性行業組織。

(二)促進什么的問題

促進什么的問題,是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客體或對象問題。促進什么,是草案的核心部分之一,由總則第二條和第二、三、四章的多數條款構成,這些章節的條款具體規定了促進什么的問題。

首先是作為總體的文化產業的范圍問題。文化產業促進法促進的客體當然是文化產業,草案總則第二條明確界定了所要促進的文化產業的內涵和外延。這一界定既體現了全社會對文化產業的共識,又沿用了文化產業統計定義和分類的框架,也考慮到了文化產業的開放性特征。

文化產業是一個包含眾多行業和門類的產業,如何用一部法律有效促進這樣一個包含眾多行業和門類的產業,是一個具有巨大挑戰的任務。草案試圖透過文化產業眾多行業和門類的特殊性,抓住共性,即價值鏈,將價值鏈中那些帶有長期性、根本性的,以及靠市場機制無法解決或至少短期內難以解決的問題,作為促進事項。

一是關于創作生產的促進事項。概括起來,這些事項包括:國家鼓勵和支持的創作生產,總的說來是第十三條明確規定國家鼓勵創作的七類作品,還包括第十五條規定的實施文化精品戰略,第二十一條優秀網絡文化作品的創作,第二十四條規定的鼓勵和支持依托旅游資源創作生產豐富多彩的文化產品;強化促進創作的基礎,如第十九條規定的發揮國民教育在文化傳承創新中的基礎性作用,第二十條規定的鼓勵和支持學術體系建設,推動中華民族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第十四條規定的綜合運用文化表達方式進行創作,支持創作上的探索和創新。這部分的亮點,是著力促進創作生產的優秀作品進入市場,如第十八條規定的運用多種渠道支持優秀作品的傳播,第二十二條規定的豐富創意設計文化內涵,促進創意設計產品的交易和成果轉化,第二十三條規定的推動手工技藝與現代科技、工藝裝備、創意設計有機融合,第二十五條規定的開展優秀文化產品和服務境外推廣、營銷活動。

二是關于文化企業的促進事項。這些事項的重點,是通過為文化企業發展提供保障、空間和服務,激勵文化企業創立和發展。如第二十九條關于尊重企業主體地位的承諾,第三十一條規定的制定面向社會力量購買公共文化服務目錄,第三十二條規定的規范引導文化產業園區建設,促進文化企業集聚發展,第三十三條規定的用地支持,第三十四條規定的為文化企業提供綜合服務,第三十五條規定的鼓勵和支持文化企業的品牌培育和推廣。

三是關于文化市場的促進事項。這些事項包括:健全市場機制,如第三十六條規定的構建現代文化市場體系,第三十七條規定的消除地區分割和行業壁壘,促進文化產品和人才、產權、技術、信息等文化生產要素合理流動,第四十條規定的健全文化中介服務機構;促進文化消費,如第三十八條規定的引導和促進文化消費,第三十九條規定的合理的價格形成機制;維護文化市場的良好秩序,如第四十一條規定的鼓勵和保護公平競爭,第四十二條規定的誠信經營,第四十三條規定的國家建立文化市場誠信體系,第四十四條規定的強化市場監管,第四十五條規定的加強知識產權保護。

(三)如何促進的問題

如何促進的問題,是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手段和工具問題。如何促進,是草案的另一個核心部分,主要由第五、六、七章構成,重點是將行之有效的文化產業政策上升為具體的法律規定。

一是文化人才保障。人才是文化產業發展的基礎性資源,也是文化產業發展的保障。草案將人才保障作為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工具,主要包括:建立人才目錄,第四十六條規定的培養和扶持的重點人才清單;構建人才培養體系,第四十七條規定的國民教育序列的文化人才培養體系,第四十八條規定的文化產業人才的社會培養體系;建立人才相關機制,第四十九條規定的人才的發現使用、集聚和海外引進機制,第五十條規定的建立健全科學的文化人才分類評價體系。

二是科技支撐。文化和科技融合是文化產業發展的未來趨勢,文化產業技術創新是未來文化產業發展的制高點。草案為文化產業發展構建的科技支撐體系主要包括:構建文化科技創新體系,第五十一條支持文化產業支撐技術的研究和開發的規定,第五十二條建立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文化科技創新體系的規定,第五十七條制定和完善文化產業技術標準的規定,第五十六條鼓勵和支持文化裝備制造業發展的規定,第五十八條實施文化產業關鍵技術應用安全評估制度的規定;鼓勵和支持文化科技應用,第五十七條規定的鼓勵文化企業應用高新技術,第五十三條規定的推動文化資源數字化,第五十四條規定的培育文化產業新業態,發展新興文化產業,第五十五條規定的運用科技手段促進傳統產業轉型升級。

三是金融財稅扶持。草案高度重視文化產業發展的金融需求,要求建立健全多層次、多元化、多渠道的文化產業金融服務體系(第五十九條),暢通和擴大間接融資機制(第六十條),鼓勵文化企業利用多層次資本市場直接融資(第六十一條),鼓勵保險機構開發保險產品(第六十二條),鼓勵和支持金融機構開發新型文化消費金融服務模式(第六十三條),依法保障從事文化對外貿易、跨境融資和投資等合理用匯需求(第六十四條),并且要求統籌安排財政資金對文化產業的支持(第六十五條),國務院和省級人民政府應當根據需要組建或改組國有文化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第六十六條),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做出了依據稅法規定實行促進文化產業發展的稅收優惠政策的規定(第六十七條)。

文化產業促進法是“軟法”,為了強化法律效力,草案專門設立了法律責任一章,對政府部門的失職、瀆職責任,市場主體的違法責任、失信行為,以及其他追責情形進行了明確的界定,規定了相應的處罰措施。為了保證文化產品和主創人員良好的行為示范,第七十二條還做出了主創人員因犯罪受到刑事處罰造成惡劣社會影響的,縣級以上政府有關主管部門可以采取措施,限制相關文化產品和服務在一定期限內進入傳播領域的特別規定。

(作者系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發展研究院教授) 





責任編輯:徐曉

相關推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博众时时彩软件